义乌电子商务网
浙江义乌网为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提供跨境电商支持,热烈庆祝浙江义乌网旗下义商盟成立!

我们一起办公吧-共享办公室成了共享经济的一个增长点.从SOHO到共享办公空间

共享办公是一种为降低办公室租赁成本而进行共享办公空间的办公模式,来自不同公司的个人在联合办公空间中共同工作。在特别设计和安排的办公空间中共享办公环境,彼此独立完成各自项目。共享办公的优势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灵活性、人才、互动氛围、在线社群。服务商为企业提供一整套办公空间解决方案,除了传统的办公空间之外,还包括提倡物业管理、投融资撮合、孵化加速、工商税法外包等增值服务。


共享办公,是指依托广泛社会资源,提供包含工作空间、网络空间、交流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在内的各类办公场所,为入驻者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的服务平台,包括具有创业孵化功能的众创空间

多名共享办公行业的从业者认为,共享办公、联合办公、众创空间等,其实是一个概念的不同称呼,众创空间是就其功能而言的称呼,共享办公、联合办公是就其空间而言的称谓,一定意义上,众创空间可以视为共享办公的一种。

共享办公模式公认起源于2010年美国最早的众创空间WeWork。 WeWork起步模式为用折扣价格租下整层写字楼,然后进行二次设计,再以工位为单位分租给愿意挨着办公的初创企业。该模式成为国际众多共享办公平台后来相仿的标杆。

2015 年以来,我国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下,政府采取商事制度改革、普惠性税收措施、优化资本市场等一系列措施,众创空间雨后春笋般出现。在政策引导和资本利导的双重作用下,短短几年,共享办公模式在国内蔚然成风。

资本市场的青睐与政策的利好推动着联合办公行业的快速发展。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国内共享办公空间超过4000家,全球的增量,绝大部分来自中国。目前,这一行业甚至出现了优客工场这一达到独角兽级别的企业。据亿欧网统计,国内联合办公行业在2016年总共发生23起融资事件。

今年以来,资本热气还在持续蒸腾。据外媒最新报道,日本软银集团正要敲定一项投资计划,拟斥资30亿美元投资WeWork,如果这笔交易完成,WeWork的估值将超过200亿美元。4月,优客工场与洪泰创新空间达成战略合作,总体估值达到90亿元人民币,造就了国内共享办公市场迄今估值最高的交易。5月中旬,国内共享办公品牌WE+入驻芬兰赫尔辛基,成为首个出海的国产共享办公品牌。

低廉的租赁成本、人性化的空间装饰、灵活的退出时间、多元的增值服务,成为共享办公平台甫一推出即受欢迎的重要因素。而当市场将烙饼越摊越大时,同质化、融资成本高、人才吸纳能力弱、市场推广有限等阻遏共享办公企业生存发展的痛点也开始凸显。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支持和引导分享经济发展”。眼下,共享单车、共享汽车等发展迅速,共享办公也在兴起。那么,什么是共享办公?对于企业和社会来说,共享办公意味着怎样的价值和前景?请看记者上海实地调查。

既省钱又省时

■一个座位起租,创业企业也能在市中心办公

程寅怎么也没有想到,办公室这么快就搞定了,而且是在上海市中心的静安区!

“一个人办公,租间办公室?想想都很难。可是,找到WEWORK,一下就搞定了。”程寅笑着说。程寅所在的公司叫密勒密扇时装公司,2014年下半年在杭州成立,2016年底进入上海,设立营销中心,程寅是第一个员工。“好在我们创始人早就听说过WEWORK,就决定通过WEWORK租了。”

网上提出申请,现场看房,WEWORK延平路的办公室一下就吸引了程寅:令人放松的办公环境,一个座位起租。“这对我太合适了,只要租一个座位,其他事务再也不用劳心了!”程寅说。

程寅租一个座位,每月3000多元,乍听起来很贵。“不过,还是很划算。我只付了一个座位费,但会议室、WiFi都免费用,茶水间的茶和咖啡免费畅饮,每个月每人还能有120页的打印机会,而且电费、物业费也都免了。更重要的是,我不用考虑租办公室、装修买家具,省了多少时间啊!”

程寅所租的WEWORK位于上海静安区,商务楼每天每平方米的租金在8—10元不等。“但WEWORK让一个创业企业轻松进入市中心!”入驻的会员公司可以根据需要增加座位。不到两个月,不断招新员工的程寅已申请到了四人间。

有意思的是,个人也可以在WEWORK租个“散席”,或称“移动工位”。“这些人大多是律师、会计师、咨询师等,工作时间不固定,随时可以来。”工作人员介绍说。

社区化社群化

■共享全球资源,连接国际市场,形成共赢局面

WEWORK发源于美国,但因为中国投资公司——“弘毅投资”投资其美国总部并加入董事会,它在中国的发展明显加快。

短短一年多,WEWORK扎根上海,入香港、进北京,已在全国有了8个办公楼。在香港,铜锣湾的第一个WEWORK楼宇,甫一开张入驻便近八成;在上海,即将开业的东海中心这座楼还没开张,签约入驻的就有了大客户……

尽管上海的商业楼已供大于求,但共享办公因降低成本而备受青睐。比如,在WEWORK加入会员租工位,比独立租办公房要省30%—40%的费用,而且工作环境舒适。

最重要的原因还在于它的“社区化”“社群化”,会员享受的不仅是座位及公共空间,还有全球资源:会员可以在任何国家、任何城市的WEWORK楼宇免费找到座位,还可以随时与全球10万名会员沟通,获得潜在的客户或粉丝。

科通芯城是一家3年前创立的智能硬件平台公司,网名叫“硬蛋”,在WEWORK租了34个工位。“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够结识国际伙伴,与其他国际会员沟通合作。”科通芯城张文茜说。

在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国际市场间的连接对于很多公司来说尤为重要。弘毅投资董事长、CEO赵令欢这样解释:“在纽约找一个人设计、制作、开发,再应用,成本会很高,但是如果把这个需求放在WEWORK的网上社区,就有可能找到远在上海的低成本供应商。反之,上海的会员也是如此。这样就形成了双赢的局面。”

本土共享兴起

■模式日益多样,企业可有更适合的选择

方明与一群北大人创立的专事招聘的“三顾人才”,入驻联合办公的方糖小镇;姚宗场创办的泰迪(上海)电子商务公司主要为干洗衣服的人群服务,则选择在上海工程技术大学科技园区的众创空间,从几个工位发展到了500多工位……在上海,共享办公的方式不止WEWORK一种。

借鉴WEWORK的模式,国内已涌现出了许多共享办公空间,方糖小镇、祼心社等迅速成长。

方糖小镇的创始人万里江介绍说:“WEWORK是共享办公模式的创立者,有许多方面我们难以学到,但本土创立的共享办公空间也有独到之处。”

现阶段,共享办公大体有三种方式:众创空间、加速器和联合式办公。“众创空间和加速器中许多是初创公司,甚至是萌芽状态,很多公司享受免费的工位,根据成长的不同进展,享受不同的服务,有的工位适当收费,也可能因为发展壮大而获得更多投资。联合式共享办公的主体模式则是付费工位,以及座位以外的公共空间。”

WEWORK有许多移动工位,方糖小镇则有意减少移动工位,“大多数中国会员还是注重私密性,我们更多的是固定房间,也很受欢迎。还有,WEWORK提供免费的啤酒,而中国的管理者不希望员工工作期间喝酒,基本不提供。”万里江说。

不管如何差异化,本土共享办公同样在努力降低入驻企业成本。万里江说:“我们将所有入驻会员看成一个团队,集中采购服务。一两个人的小企业没有议价能力,而我们以整个方糖小镇谈,就把价格谈下来了,商务成本也就降下来了。”

节约社会成本

■加速创业创新企业成立成长,创造更多发展机会

成本下降的不只是企业。WEWORK投资人告诉记者一个新现象。WEWORK香港铜锣湾共享办公楼启用后,出人意料地迎来了一大批创业青年。此前在香港创业的人少,一个重要原因是香港办公商务成本太高,共享模式让年轻人才有机会进入大都市中心打拼事业。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龚焱认为,检验共享办公模式,要看它是否提高商业交易效率、是否降低交易成本。从目前情况看,共享办公对这两方面具有非凡意义。随着电子商务的繁荣,越来越多的商业体开始调整,通过共享办公模式吸纳更多新企业新模式,以增强城市活力。

上海紫竹高新区党委书记、副总经理骆山鹰谈道,共享办公降低了企业的商务成本,这只是一本企业的账。更重要的是,共享办公加速了创业创新企业成立与成长,为社会创造了更多发展机会,同时减少了更多消耗,这本社会成本账价值更大。

■记者手记

降成本需要模式创新

仅仅因为办公形式的变化,就创造了新的发展机会,而且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成本难题。

降成本增效率,是经济发展、企业运作中的一个永续命题。在经济转型的关键时期尤其如此。降低一点成本,带来的可能就是多一个机会、一个新的增长点,甚至是一个新的增长极。

然而,降成本不会自然发生。除了政府放权让利,还需要挖掘智慧,寻找更多路径。共享办公就是市场模式的一种创新,让更多人以较低的成本获得更优质的办公资源和市场资源。这让人坚信,降成本,同样需要模式创新。

约定俗成的朝九晚五,电梯间迎来两拨高峰。从日升到日落,个体身处被分隔的空间,忙于各自的工作,却在默认的相同时刻挤入电梯。而即使“共处一室”,各自之间仍然树了一面墙。有没有想过,如果可以调换身体,会怎么样?共享办公就是要打破传统办公环境的硬性规矩,来一场以人为本的空间探索。

发展态势如火如荼的WeWork便是这样的创新者。其创始人Adam Neumann和Miguel McKelvey强调自由与趣味、注重包含“协作”在内的社区概念、坚持“工作是去创造生活”的态度,并通过将建筑利用数据化、建立APP连接所有人等方式来确立自己的科技公司定位。在他们看来,成为世界公民也是可能的。尽管有人讥笑WeWork的模式,但这家创新公司正如Airbnb打破传统旅游租房、Uber打破传统租车一样,掀起了一股巨浪,并得到了市场和资本的认可。

在国内,随着国家倡导双创时代及各行各业的互联网+发展趋势,共享办公也在近一两年内呈现出了集中性的成长。

这些初生牛犊具有创意、开放且勇敢

P2(People Squared)由郑健灵创建于2010年,他曾表示:“本着Airbnb的共享和开放精神,想把联合办公做成一个容器,一个社区。”正如其公司名称“人的平方”所显示的,P2要让创新的空间来促进脑力激荡的增长。从P2也走出了如足记、小猪短租、简书等创业团队,而足记团队的首批种子用户便来自于P2共享办公空间里的“邻居”。

成立于2014年的氪空间则是由36氪发展而来的独立的共享办公空间团队。同样,氪空间的优势在于他们构建了不一样的校友社区,搭建起了全新的生活场景。正如墨刀创始人张元一所表示的,“氪空间的最优价值在于其‘虚拟空间’,周围优秀的创业团队和创业氛围是重要的资产。”

无界空间的创始团队基本都是具有国外留学背景的90后。他们相信年轻的团队更懂年轻创业者的需求与个性,尽管没有传统地产的资源,他们能够以年轻的姿态与实力做好服务。

传统地产正在逐步蜕变

近日,潘石屹带着SOHO中国转型品牌“共享办公空间”SOHO 3Q亮相杭州。SOHO 3Q将采用整租合作模式,用招标的方式进行拓展,像采购土地、钢材一样去采购合适的项目,以公开透明的方式来实现快速大规模的发展。潘石屹也表示,SOHO中国现在只做有未来的行业,而SOHO 3Q就是未来。

在房地产行业浸淫数年的创业者也从未停止脚步

毛大庆在辞任万科高级副总裁之后,于2015年4月创立了优客工场。创业之初的优客工场同样面临了商业模式、传统与互联网之间如何达到平衡的问题。逐渐地,优客工场以“桌子”为入口,构建起连接人和人、连接人和服务的联合办公平台。2016年,毛大庆又开启了“共享际”项目,切入公寓+联合办公的模式。

它从一开始就具有艺术气质

裸心社创始人是来自南非的高天成,他和妻子从2006年的浙江德清县莫干山改造农民房起步,打造了带有非洲自然元素及中国地方特色的民族品牌“裸心乡”,并一路拓展品牌,未来他们还要建立作为孩子兴趣探索中心的“裸心飞”。这家注重自然环保、人文设计的企业,要做“高端”的联合办公品牌。

它是有着产业园区背景的温暖小镇

方塘小镇创始人兼CEO万里江曾是上海德必文化创业产业发展集团的联合创始人,带着“园区基因”,方糖小镇要以“所有人向所有人学习、所有人为所有人服务、所有人支持所有人”的原则,让人们回归小镇的信任与温暖。

当前共享办公主要有三种商业模式:一、开放商开辟短租产品,如被潘石屹定性为SOHO未来聚焦点的3Q项目;二、“二房东”赚取差价,像雷格斯;三、“孵化器”“加速器”,不单纯收租金,也可以“租”换股等,从企业成长中获取利益,类似的有WeWorK、优客工场等。


在共享办公市场,一些企业因为人才缺失、盈利模式不明确、资金、管理等问题,出现了良莠不齐的状况。

一部分企业发展相当迅速,如纳什空间梦想加、优客工场。2013年成立的纳什空间的,其space在全国有15家左右,入驻率超过80%,企业数大约200家左右;工作室产品在全国已超7200家,其中studio入驻率超90%,studio+入驻率入驻率为100%。短短两年时间,梦想加已经在北京中关村望京雍和宫朝阳门、百子湾、松榆里、常营、天桥等多个核心商业区运营有十余个共享办公空间。年内,梦想加将全面运营面积达40000平米的16个空间,6000个工位。日前,2015年4月成立的优客工场则正式落户西藏。至此,优客工场在北京、上海、天津、成都、纽约、伦敦等全球20个城市布局了78个场地。其计划三年内在全球32座城市设立160 个场地,为创新企业提供10 万个工位。

优客工场、WEWORK、SOHO3Q、方糖小镇、氪空间、Hi Work、雷格斯、We+、无界空间……自2014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出以来,国内中小微企业大批崛起,与之相对应,一批批“共享办公”的企业也在国内兴起。

共享办公,是指依托广泛社会资源,提供包含工作空间、网络空间、交流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在内的各类办公场所,为入驻者提供低成本、便利化、全要素的服务平台。

高力国际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北京(楼盘) 有860家共享办公中心,上海为235家。有人预计共享办公市场空间在2000亿元左右。随着艾可士、地库、Mad Space等联合办公空间的停止运营,也有言论表示“2017年将是竞争最惨烈的一年”。

(共享办公的标配——一家咖啡厅)

办公环境“复杂”创造出的“小确幸”与“小缺幸”

无论市场传出何种“风言风语”,共享办公的亲身体验者、泛优咨询顾问(北京)有限公司张美吉都觉着“联合办公”是个不错的注意。

公司门前永远有一个咖啡厅,随时供你与客户谈事情。共享厨房,可以让你在节奏较快的城市中,享受烹饪的乐趣。而且这里还有共享冰箱、微波炉、洗碗机,不想吃“外面的饭菜”,从家里带饭又怕洗碗的同学,可以轻松享受一顿午餐。共享按摩椅,让懒得上共享瑜伽课的你,上班小憩都有做spa的感觉。午休时,走廊里书架里的书,可以随意阅读,只需记得还回去就好。

(张美吉和她共享办公的“小伙伴们”)

作为1979年出生的北京大妞,张美吉非常喜欢有“调性”和情怀的产品,就像她喜欢布拉格的老城一样。美吉告诉凤凰房产,除了这里颜值高,招她团队的“小伙伴们”喜欢,选择共享办公还出于另外几点考量。

第一,能够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不需要考虑水、电、网、保洁、保安等诸多繁琐的后勤事务。第二,足够的公共空间和私密性,开放会议室、随处可见的休息区、共享活动场所、共享厨房等都可以免费使用,虽然你可能只有1个办公位在这里,但你享受的办公空间却很大;对于公司机密的事情商谈可以根据需要提前预约相应大小会议室。第三,能够挖掘到更多“资源”。

(休息区)

美吉所在的办公空间有9千平方米的面积,入驻率达到了90%左右,已经有100多家企业在这里办公。时不时就会有公司在共享活动场地举办免费的活动,邀请其他企业参加。你的邻居和你做的都是不一样的事情,你就很容易学到很多东西。” 泛优咨询主要帮企业做创新型人力资源解决方案,所以她也会组织人力资源的相关培训邀请“邻居们”来听。她认为这样这对年轻团队是十分利好的,同时随着信任关系的确立“邻居”也会发展成忠实的“客户”资源。

任何事物都不可能完美无缺,空间的开放性,让共享办公的环境更为复杂。不过张美吉认为这对工作影响并不大,她说“热闹也是有的,如果办公需要安静的空间,你可以选择相对封闭的空间进行办公。”

上海创业的卢鹏(化名)遇到情况要麻烦的多。沙发、吧台、咖啡台……同样炫酷的空间吸引他进入上海一家知名的共享办公企业,然而得到的结果却没有美吉的“小确幸”。卢鹏租赁的办公位,每个要比美吉的便宜4倍,每月只要500元,这也是当初吸引他“入场”的重要因素之一。可进去后,卢鹏发现办公桌小到自己的文件夹都放不下,椅子很硬、也没有独立的垃圾桶。在他租了3个月后,租金还涨价了,于是他选择离开。

发展良莠不齐 市场情况不明朗

当前共享办公主要有三种商业模式:一、开放商开辟短租产品,如被潘石屹定性为SOHO未来聚焦点的3Q项目;二、“二房东”赚取差价,像雷格斯;三、“孵化器”“加速器”,不单纯收租金,也可以“租”换股等,从企业成长中获取利益,类似的有WeWorK、优客工场等。

在共享办公市场,一些企业因为人才缺失、盈利模式不明确、资金、管理等问题,出现了良莠不齐的状况。

一部分企业发展相当迅速,如纳什空间、梦想加、优客工场。2013年成立的纳什空间的,其space在全国有15家左右,入驻率超过80%,企业数大约200家左右;工作室产品在全国已超7200家,其中studio入驻率超90%,studio+入驻率入驻率为100%。短短两年时间,梦想加已经在北京中关村望京雍和宫朝阳门、百子湾、松榆里、常营、天桥等多个核心商业区运营有十余个共享办公空间。年内,梦想加将全面运营面积达40000平米的16个空间,6000个工位。日前,2015年4月成立的优客工场则正式落户西藏。至此,优客工场在北京、上海、天津、成都、纽约、伦敦等全球20个城市布局了78个场地。其计划三年内在全球32座城市设立160 个场地,为创新企业提供10 万个工位。

(共享厨房)

另一部分企业则整接受着市场的洗礼,包括去年进入中国市场的WeWorK在内。

在共享办公的“鼻祖”Wework创办的2010年,美国“一人公司”的数量就已经超过了2000万家,而经济危机和高失业率让这个数字每年以14%的速度增长。在Wework获得3.55亿美元融资的2014年,美国自由职业和独立工作者总量已达4200万人,他们是联合办公场所的典型客户。

进入中国,面对不同的市场让WeWorK不得不面临适应“水土”的问题。虽然2005年我国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的修订里虽然正式出现了一人公司的法条规定,明确了一人公司在我国的合法地位,但仍然很少有人提及这个概念。相比其全球其他的空间,它在中国上海和北京两地,价格已相对较低。若像Wework对外表示的那样,它只服务与在华美国商务人士,未来其是否能在中国市场站位脚跟只能交给时间来验证。

国内关门的运营商也大有人在,像Mad Space,关闭时其空间入驻率已达60%,但由于没有后续资金支持,最终选择放弃。Mad Space创始人王臣表示,因为没有物业自主权,一房东只想收租金,导致资金链断裂,是他们失败的重要原因。

虽然一批共享办公的企业完成了一轮轮融资,但还没有企业表示自己已经拥有成熟的“盈利模式”。“国内的空间运营商都在做存量资产盘活这件事情,但其实没有那么容易。” 纳什空间合伙人李 鹏曾直言。

“千亿级”市场 需要长期探索

(2016年中国众创空间综合竞争力排行榜TOP30  来源:艾媒网)

“在伦敦与同行交流时,他们跟我说一个公式,大概以后办公的人和办公的承载物,三分之一的写字楼依赖者都会进入各种各样的联合办公社区里去。”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算过一笔账,到2020年约有3亿平方米的商办面积可供使用,就算只有三分之一变成共享办公,每年每平方米产值4000元,每年也有2000多亿的规模,其市场空间还很大。

目前市场上虽然存在区域发展不平衡、盈利模式单一、专业化程度不高等诸多问题,但随着人们对“乐活”“共享”(专题)的生活态度和工作方式的最求,共享办公仍有大量需求存在。

“我非常看好未来行业发展,这个未来不是指近景一两年,而是长远的5~10年,甚至20年,我觉得都是共享办公行业的历史性机遇,尤其随着远程办公和共享理念的兴起。”世鳌国际创始人&CEO刘天飚对行业前景表示乐观,。不过同时,他还表示:要清晰地看到,任何行业在一个风口来临之时,都存在躁动期,存在泡沫期,也就意味着非理性的市场行为,恶性干扰企业良性成长,甚至出席有融到一定资金的企业或自己拥有产权的地产商,盲目定价,非理性扰乱市场,带给许多创业企业阶段性成本失控,但这些都是正常的,都是行业走向成熟的必经之路,行业自我修复、自我完善。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龚焱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指出:检验共享办公模式,要看它是否提高商业交易效率、是否降低交易成本。从目前情况看,共享办公对这两方面具有非凡意义。随着电子商务的繁荣,越来越多的商业体开始调整,通过共享办公模式吸纳更多新企业新模式,以增强城市活力。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浙江义乌网-跨境电商 » 我们一起办公吧-共享办公室成了共享经济的一个增长点.从SOHO到共享办公空间
分享到: 更多 (0)

评论 抢沙发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

浙江义乌网是你跨境电商运营强大的后盾

联系我们联系义乌电子商务网
想开店做跨境电商,跨境电商平台有哪些?跨境电商怎么做?选择哪个跨境电商平台好?亚马逊和速卖通哪个电商平台好做?做亚马逊难吗?不懂英语可以在亚马逊上开店吗?亚马逊上如何跟卖? FBA是什么意思?浙江义乌亚马逊培训班哪家靠谱点?这是新手在亚马逊全球上开店的时候经常会碰到的问题。看完了浙江义乌网上的亚马逊干货及速卖通运营干货你就会懂了一大半了.浙江义乌网致力于义乌跨境电商发源地提供义乌跨境电商培训班、义乌跨境电商产业园、义乌小商品批发市场想在亚马逊和速卖通跨境电商平台上开店的提供培训,讲师有来自浙江义乌跨境电商前十名的跨境电商公司卖家提供跨境电商培训。